看似两件事都与终端零售有关 驾考学员飞越考场 成都人才安居细则

从哈药到阿里健康,医药行业浮出水面的暗战-搜狐科技      近日,医药行业先有哈药APP遭某协会抵制,后有国家食药总局被告,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使得医药行业各个链环的利益之争由暗转明。   谁动了药品销售终端的“奶酪”?   不久前,陕西省药品行业零售协会公开表态抵制哈药“码上有”APP,理由在于专营商的“强制”安装。随后,湖南养天和大药房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告上法庭,认为食药监总局强制推行药品电子监管码属于行政违法,并要求收回阿里健康对药品电子监管系统的运营权。而陕西省药品行业零售协会是一个代表药店向上游生产企业争取谈判权利的组织。看似两件事都与终端零售有关。   实则,两者反对的原因却大相径庭。阿里事件的矛盾更多地集中于国家监管权力的商业化。将自身的销售数据交于一个以大数据为主营业务的第三方企业,无论是谁都会感觉到不安。尤其是在现在互联网+国家战略的背景之下,大数据的挖掘更是备受企业重视的“金矿”。如果说阿里健康损害到了中国医药行业的长期利益,哈药APP则损害了医药销售中间环节的利益。该协会看似在为药店说话,其抵制的真正原因却是哈药通过“码上有”APP直接与药店连接,使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药企APP打乱了原有的利益分配   哈药“码上有”APP首先劫了中间商的利益,转让于消费者。传统的医药销售流程是“药企��多层中间商��药店��门店”,哈药“码上有”APP则使“药企��专营商��门店”的扁平化结构成为可能。这样的结构不仅可以直接降低药品的定价,让利于消费者,还可以使得药品的流通更加可控。不得不提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也出现了不少互联网医药平台,从B2C模式到O2C模式,不一而足,较为知名的有天猫药馆、八百方等。可互联网监管的滞后,也使互联网平台不可避免地加速了假药和窜药问题的恶化。   哈药“码上有”APP其次跨过药店管理者直接将利益转于最基层的店员。安全监管码如果没有人来扫,就不能发挥其监管作用。为了激励店员扫码,哈药“码上有”APP设置了积分奖励机制,店员在销售哈药药品时进行扫码,就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此举损害了药店管理层的利益,自然会招致反对。而在中国的医药销售链中,终端零售向来强势,哈药的“挑衅”尚属头一次。   这场利益争夺战将走向何方?   目前,中国食药总局已经在某次会后表态,收回阿里健康的药品电子监管系统运营权,但药品监管码一定会存续,并将继续发挥对药品的监管作用,而陕西省药品行业零售协会与哈药的对抗仍未见分晓。   哈药“码上有”APP的本质是药企对于药品销售链加强管控的一次尝试。在此之前,在中国药品销售中存在“高价药低价卖吸引客流,低价药高价卖赚取高额利润”的灰色地带,甚至有卖“假药”的情况。哈药此举对于解决医药销售中的这些乱象可以说是非常有益的尝试。   不管怎样,我们相信,此次风波使得药品销售的问题公之于众,对于行业各个环节都是一个警醒。我们相信时代终究会进步。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