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给了购买者阅读权

纸质书越来越不好卖,仍然会减少但不会消失   我是通信行业的一名普通的业余作者,2012年在人民邮电出版了一本写手机的书,销量轻松过万;受此鼓舞,我在2015年又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了写移动互联网的书《手机思维》。   按说,移动互联网的选题比手机要大很多,迎合了大众创业的浪潮,更适合大众阅读,而且我的写作技巧会正向积累,机工和人邮又同属于国内一流大社,那么,《手机思维》应该会卖得更好。但实际情况是,《手机思维》的销量只有前者的一半。出版社的解释是:这两年,书越来越不好卖了。   书越来越不好卖了,是真的吗?   论宏观:中国出版业现状堪忧,书越来越不好卖,期刊和报纸更难卖   根据中国出版网公布的2014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2014年全国共出版图书44.8万种,较2013年增长0.9%。其中新版图书25.6万种,同比降低0.04%。图书总印数81.9亿册(张),降低1.5%;总印张704.3亿印张,降低1.2%;定价总金额1363.5亿元,增长5.8%。图书出版实现营业收入791.2亿元,增长2.7%;利润总额117.1亿元,降低1.3%。这一系列数据说明,2014年中国纸质书的出版、发行量并没有明显下降,中国的图书出版行业并没有到朝不保夕、行将被颠覆的境地。   出版界的朋友进一步向我证实,正是在他们付出更多努力的情况下,2015年中国图书出版的业绩,基本上与2014年持平。他们总结了2015年中国图书出版市场的三大主要变化:一是读者在变,包括读者的兴趣、信息获取、购书行为、阅读习惯等都深受移动互联网影响,更加细分和小众;二是图书出版行业内部在变,普遍加大了变革力度,更加深入了解读者需求和兴趣点,更加市场化;三是图书出版行业格局在变,规模大的出版社正在向差异化、有特色的方向聚焦,规模小的生存艰难。   书确实越来越不好卖了,但还能卖。   相比之下,期刊和报纸的日子更难过一些。还是上面那份2014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2014年全国共近1万种期刊,总印数降低5.4%,总印张降低5.7%;近2千种报纸,总印数降低3.8%,总印张降低8.4%。更详细的数据可以去查分析报告。   期刊和报纸更难卖,因此它们发出转型的呼声更大。其它如音像、电子出版、印刷品等就不说了,感兴趣的去查分析报告。   辨本质:别把书和报刊杂志混为一谈,二者的盈利模式不同   纸质书和报刊杂志统称为纸质媒体,虽然二者同样是做内容,但内容的时效性存在较大差别,更大的差别在于二者的盈利模式。   出版社做纸质书主要挣的是成本和销售额之间的差额,成本主要包括固定成本(编审校排等管理成本、付作者的固定稿酬等)和变动成本(印刷成本、营销宣传成本、版税等),销售额就是销售价格与销售数量的乘积;而绝大部分做报刊杂志的,其主要收入来源不是上述的差额,而是广告收入及其它隐形收入。报刊杂志实际上是用广告收入来弥补其成本,这是它的主要盈利模式。   图书出版的盈利模式至今未有大的变化。纸质书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内容,靠销售内容挣钱。到目前为止,纸质书仍然是最好内容的载体,只要这一基本论断没发生变化,它就不会消失。   但报刊杂志的主要盈利点——广告收入已经急速萎缩。三五年前,一本发行量在10万级的期刊杂志(2012年时全国还有近100种),如果做企业广告的话,一年的广告收入会达到亿元。如果把广告收入平分到每本期刊杂志,会是其定价的数十倍!但近几年企业广告主投入到报刊杂志上的广告费用持续减少,三五年前报刊杂志一年总共能收到的400多亿元广告费用,到2015年只剩下不足百亿元。因此,绝大部分报刊杂志生存艰难,不得不转型。   人们由报刊杂志生存艰难,推导出纸质媒体生存艰难,多少还说得过去;但再由纸质媒体生存艰难,推出纸质书会消失,则没有道理。   析对手:电子书阅读器是比纸质书更好的载体,但它属于过渡产品   虽然说纸质书仍然是最好内容的载体,但它不是最好的载体,至少电子书阅读器就超过了它。   从媒介的属性来看,电子书阅读器所包含的内容量大、便携,且有很多内容免费,是比纸质书更好的载体,所以它能在一定程度上取代纸质书,所以当电子书的标志性产品Kindle阅读器出现两年之后,《数字化生存》的作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尼葛洛庞帝在2010年8月预言,纸质书将在五年内消亡。   但是,电子书阅读器并不能完全取代比纸质书,根本的原因,还是出在阅读器本身。   首先,电子书阅读器的价格比纸质书的价格要高出一个数量级。目前国内最便宜的电子书阅读器,价格也在300元以上吧,相当于20本纸质书的价格(2014年我国平均每本书的发行价为9.66元,据此推测平均销售价在16元)。而根据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2014年我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56本。两相比较,人们更愿意花几十上百元去买几本书,这就形成了中国人一年能消费几十亿本书,但最多却只有100万人愿意买阅读器。   其次,电子书阅读器这一产品本身也存在较多问题。比如说电子书的排版单一、做不到图文并茂,部分优质内容需要付费购买,内容只能供使用者阅读而不能转赠等等。关于电子书存在的问题,钛媒体的诸多作者们有更深入地探讨,在此不复赘述。   第三,阅读器的主要内容——电子书没有像纸质书出版一样,形成产业链。电子书还仅仅停留在印刷版的转版,而没有纸质书出版所具备的内容策划、组稿、设计排版、校对、营销等核心竞争力,没有完整的产业链。所以电子书只能是纸质书的复制品,在内容上无法形成差异化。   第四,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手机阅读又在替代电子书阅读器。还没有等到阅读器大规模取代纸质书,2012年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兴起,随后智能手机又迅速成为更加便捷的载体,取代了阅读器。这一幕与2009年左右“上网本”的兴衰极其相似。当时国内3G网络发展迅速,但智能手机还未普及,很多用户为了使用3G网络上网,购买了介于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之间的过渡产品“上网本”;2010年“上网本”年销量过千万,随后如坐过山车般下滑,到2013年已基本销声匿迹。   还是根据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2014年我国成人平均每天通过手机阅读的时间为33.8分钟,是所有阅读方式中时间最长的,且还在快速增长。在手机已成为最主要阅读工具的今天,电子书阅读器似乎已无法摆脱充当过渡产品的命运。   看趋势:纸质书真正的替代产品是数字出版,但数字出版还未形成   手机阅读一下子把我们带入数字阅读时代,但是,纸质书的命运就此终结了吗?   非也!因为数字阅读的内容过于泛滥,良莠不齐。人们陷入到信息的海洋中,在享受通过手机随时随地阅读的同时,也在忍受着大量无用的、虚假的信息垃圾碎片的冲击——手机是最便捷的阅读载体,但这个载体里的内容却并非人人喜爱。   相比之下,纸质书内容的深刻、专业、逻辑性等优点,都显露出来了。可能会有很多人习惯于手机阅读,也会有相当一部分人更倾向于看纸质书,这两者并不矛盾,主要关系是互补。   数字阅读不能淘汰纸质书,纸质书真正的替代产品是数字出版。可能很多人并不清楚什么叫数字出版,从字面上来理解,数字出版不就是把信息数字化吗?   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数字出版是指用数字化工具进行立体传播的整个过程,它包括这么几个主要环节:原创作品的数字化、编辑加工的数字化、印刷复制的数字化、发行销售数字化和阅读消费数字化等。也就是说,数字出版涉及到版权、发行、支付平台和最后具体的服务模式。   用得着这么麻烦吗,把原创作品数字化一下,做成电子书,大家不就都可以看了吗?何必画蛇添足。   所谓的电子书,还有手机阅读,都只是数字阅读的一部分;而数字出版是数字阅读的另一部分,它要完成的,是像做纸质书一样,把一部作品数字化出版,然后复制、发行。数字出版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它要给购买者像购买纸质书一样的所有权,让购买者可以随意转借、租售甚至继承。当前的电子书、数字阅读,只是给了购买者阅读权。   到数字出版真正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的时候,互联网就能发挥出它实时互动、海量信息、大数据分析的优势,真正出版、发行与纸质书差异化的、更加深刻、更加专业的内容。这时候,最好内容的载体变成了“数字书”,大量的纸质书可能会消失,但不会完全消失。因为相对于电子产品,纸质书具有更长期的保存价值。   目前,数字出版正在形成的路上。   [钛媒体作者介绍:李祖鹏,供职于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著有《手机思维:改写未来的26条商规》《手机改变未来》《中国手机》等] 责任编辑:吕守田 SN220

又该谁来承担责任

陕西商洛一五星级酒店烂尾 5823万补贴去向成谜-搜狐新闻   该项目开发商中美地产公司注册成立前,即与当地签署框架协议,并事先约好拿地起挂价“每亩25万元”   《商洛烂尾五星级酒店5800万元补贴款去向调查》一文于2016年1月12日在华商报A12版刊发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1月17日,商洛市住建局向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的开发商——中美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中美地产公司)发出处理通知,指出其“6号宗地项目”在未办理相关建设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和《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管理办法》,应配合调查处理。   对涉事地块项目,商洛市住建局在处理通知中称,曾对开发商“多次下发了停止施工通知”,但有读者质疑,如果仅靠发过几份停工通知就可以推卸监管责任,那么一个建筑企业堂而皇之地“顶风”建设这么多年,违反合同延期交房,大量拖欠农民工工资,又该谁来承担责任?   “就国内已公开的多起类似案例看,烂尾背后大多藏有猫腻,尤其对商洛这样的少地贫困地区,政府部门花5800多万元巨资去补贴一个五星级大酒店项目,且在土地拍挂中事先约定地价,着实令人不可思议”,陕西新纪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刘文祥认为,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绝不仅仅是烂尾那么简单,在该项目背后或许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   应交的多项建设配套费   竟得到“减免”   2016年1月中旬,华商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商洛市体育馆东侧的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所在地,它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而与陷入停顿的项目工地呈鲜明对比的,是其附近的一家小区,该小区虽比其动工晚一年多,但已于前年12月底交房了。一位业主说,前两年本打算买商郡城的房子,后来听说一个机关单位购房的职工要退出拿不到钱,就没敢买,“现在倒好,这边的房子都入住了,那边还是个烂摊子”。   按照中美地产公司与大多数购房者的约定,2014年4月30日前,业主就该收房入住,然而开发商不断将交房时间向后延迟,一次次爽约后,工地上也彻底“塌窝”。   对于烂尾,此前有中美地产公司人员和业内人士认为是开发商资金难以为继,但在尚不具备售房资格时,该公司收进的一个多亿元的购房者预售款用来做了什么?倘若工程因“缺粮”无以为继,那依照有关法规,开发商应交的各项建设规费及建设保证金是否已交齐并查验了呢?   在商洛市住建局建筑业管理科,工作人员查阅过《施工许可证核发表》后向记者确认,截至目前,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已拿到该证的共有9栋楼,即项目楼宇的第1、2、3、4、5、8、9、13、14号,工作人员表示,根据相关法规,获得施工许可证就意味着开发商应该交纳了相关的建设配套费了。   据了解,建筑企业通常向建设监管部门所交的费用主要有墙改基金、劳动统筹费等,据《陕西省建筑业劳动保险费用行业统筹管理办法》(1993年)相关规定,劳动统筹费由建设管理部门按工程造价的3.2%向开发商收取,而墙改基金是开发商在立项后,拿到施工许可证前就应交纳。对于劳动统筹费,尽管记者无法确认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具体建设工程造价是多少,但依照2012年当地媒体公开报道的该项目投资数据看,其应交的该项费用都不少。   就这两项费用,华商报记者先后找到商洛市住建局墙改办、劳动统筹办,均被告知负责人员外出办事。后墙改办工作人员徐玉芬介绍,这些费用可向该局业务办专人核实。而主管此事的工作人员张敏荣表示“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继而又称根据有关文件,这些费用已获得“减免”。   然而,究竟减了多少又免了多少费用,张敏荣不愿透露,当华商报记者表示要看一下该文件时,也遭到了对方婉拒。   调查中华商报记者获悉,类似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这样的项目,仅应交的城市配套费、建筑劳保统筹基金、墙改费就应上百万元,在别的建筑项目都要依规定交纳的费用,中美地产公司却可以“减免”,其减免的政策法规依据究竟是什么?   由于无法看到相关文件,又难以在该局获得合理解释及回应,遂在该局有关人士建议下,华商报记者前往商洛市委宣传部,该部新闻科何科长表示,会及时向领导反映,并进行答复,可是截至昨晚发稿时,华商报记者也未得到任何回复。   土地招拍挂   还存在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除了以上应交的墙改基金、劳动保险统筹费,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得到了政府监管部门的“减免”,事实上,旋绕在该项目之上的,还有关于土地出让金及相关配套费是否完全交纳的疑云。据知情人透露,自2011年该项目动工起,至今仍有上千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及配套费没有交纳。   依照国有土地出让权的相关规定,土地出让金与相关土地的配套费是要由开发商在取得土地后、动工前上交给当地国土资源部门的。然而,华商报记者来到商洛市国土资源局,该局却没有对这笔款项的交纳情况进行说明。   该局办公室副主任刘炳信称,他属于行政人员,对这些业务问题,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会对华商报记者提出的问题进行记录并向上级汇报,等候答复。然而,对于涉及土地出让金及配套费的回复,至今该局办公室仍未有回音。   同样面临疑问的,还有中美地产公司在2010年11月3日颇为“蹊跷”拿到的2010-5及2010-6地块的问题。   经华商报记者调查,在中美地产公司成立前(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10年3月)的2010年2月,中美地产公司即与当地签署了一个框架协议,而那时,项目名称还是“商洛天成万豪酒店及商郡城高端地产”。协议显示,该项目包括“商洛天成万豪酒店”和“商洛高端地产”两个子项目,占地“不少于300亩”。尽管协议约定拿地将“采用挂牌方式”,然而关于起挂价却已约好为“每亩25万元”。   “每亩25万元是一个很低的价格,这样的价格在当时几乎不可能!”一位当地建筑业知情人士表示。据他所知,当2010-5、2010-6两个地块准备起挂竞标前,报名资格非常苛刻,需要注册资本金1亿元以上。这个要求,当地建筑企业几乎无法应标,可中美地产公司的注册资金刚好是1亿多。如此,看似“量身定做”的竞标只能由其一家参与,谁知临近报名截止,忽有一家注册地在铜川的建筑公司“呼啸”而至,于是本应开的标突然暂停,停了大约两星期后,两地块再次开标,先前报名的公司不见了,参与竞标的只剩下中美地产公司一家,遂顺利中标。   对此情况,中美地产公司一直没有任何解释和回应。华商报记者试图寻找到当年“搅场”的那家铜川公司,也由于种种原因无法查到,遂于2015年12月下旬找商洛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求证,当时该中心人员均表示负责人不在,汇报后随后回复。2016年1月15日,华商报记者再次来到该中心,同样遇到“负责人外出”。最终等来的该中心负责人高冰的电话回复却是,这些问题该部门不便回复,应由有关部门来回答。1月21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再次致电商洛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寻求对这些疑问的解释,然而,工作人员还是表示会“向领导反映”,给记者答复。但截至昨晚,记者仍没收到对方任何答复。   “实际上,即便中美地产公司获得了土地,其土地的开发进度和开发强度也均未达到原《国有土地出让合同》内约定的建设时间和速度,同时它的烂尾,也严重违反了《土地法》所规定的关于闲置土地处置约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部门公务员透露,在该项目面前,相关土地法律法规已经软得“一塌糊涂”。   5823.8864万元的政府补贴款   去向成谜   由于很多参与团购的购房者长时间拿不到房,对于当年的购房行为,感到非常无奈,在他们看来,尽管购房是个人行为,但其间不乏来自中美地产公司的宣传。   “当时(2011年)我家有住房,但单位要给大家谋福利进行团购,可是没有钱啊,就用住房公积金抵押贷款,结果贷来的款,全都打给了开发商。”一位某机关购房的职工透露,大约300多名职工都团购了商郡城的房子,但当时,“坑还没有挖、中美地产公司还没有在具体建设投‘一毛钱’,团购的钱全打到了中美地产公司的账户,该公司用这笔钱,才交了部分土地出让金。”   一些团购房者表示,由于是中美地产公司联系单位搞团购,从没想过房子会出现问题,后来有人获悉中美地产公司开始拖欠工程款后,才感觉不对劲,去找开发商退房子,可哪里还退得出来?   就2011年的团购情况,时任中美地产公司高管的胡喨(化名)介绍,当年该公司的确是用团购来的一部分钱交了土地出让金,但在一期5栋团购楼主体完工后,又将资金投向了新项目,以至于随着市场原因难以为继。胡喨表示,公司不仅拖欠了应交的一些费用,应交的税款也有拖欠。   就税款情况,华商报记者在商洛市地税局、商州区地税局获得证实,至今中美地产公司尚拖欠税款上百万元,而关于购房者权益,地税机关则表示,正在积极协调处理。   除税款之外,大量施工队的农民工工资、工程款及材料款的拖欠,不仅使很多农民工因工资拖欠而生活窘迫,参与施工的单位也因为不断地垫付而陷入恶性循环。   最为令人关注的5823.8864万元政府补贴款去向问题,由于商洛市财政局未做回复,也一直成为悬而未决的疑问。日前,华商报记者从陕西省财政厅获悉,按照相关法规,无论项目是在省上或地市立的项,补贴都是跟着立项走的,如果还需要继续使用补贴,则必须变更立项才行。   对于中美地产公司因商郡城暨万豪国际大厦项目,在2011年1月27日获得的当地财政拨付的5823.8864万元五星级酒店建设配套补贴,至今华商报记者尚无法从正规渠道获悉,当年的立项是否已经进行了变更。尤其是,在烂尾的万豪国际大厦即将被当地妇幼保健院接手之际,中美地产公司获得的5823.8864万元政府补贴,将何去何从?   “现在要接手烂尾酒店的是当地妇幼保健院,显然,性质发生改变,逻辑上就该由政府部门收回当年因酒店建设而给的这笔补贴,否则,这笔巨额补贴款最终会流入谁的腰包,很难说。”一位业内人士称。   近年来,中美地产公司不仅频繁更换董事长、总经理,其公司内部的股权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只有政府部门依法及时有效地追踪和监督这笔款项的使用情况,才能确保国家财富不被侵吞和流失。